寻求报道

行动派 | 他用教育公平来反击塔利班

数央 2019-11-08 09:59:28
马蒂乌拉说:“我们的使命和行动是改变阿富汗的历史,使它成为一个以教育和优秀学生而闻名的独特国家。我希望每个孩子都有接受教育的权利。” 现在,他和志愿者们仍在为阿富汗成千上万名孩子提供教育机会。


当马蒂乌拉·维萨(Matiullah Wesa)还在读四年级时,武装分子冲进他的学校,用枪指着教师的头。这所学校之所以成为攻击目标,是因为它支持一个“激进”的概念——男孩和女孩都能接受教育。在阿富汗,特别是在塔利班占主导地位的地区,女孩往往被剥夺接受教育的权利,以至于该国15岁以上的妇女中只有17% 识字。

长大后,马蒂乌拉决心为教育公平而战:创办给女孩提供教育和相关支持的基金会、学校。

现在,他仍在为阿富汗成千上万名孩子提供教育机会。

blob.png

马蒂乌拉·维萨(Matiullah Wesa)

2002年的一个早晨,在马蒂乌拉·维萨(Matiullah Wesa)读四年级时,武装激进分子冲进了他的学校,并用枪指着教师的头。他的学校在阿富汗的马鲁夫,说是学校,其实只有几个露天帐篷组成的“教室”。

恐怖分子命令所有人保持沉默,否则就会进行无差别射击,后来,暴徒们就开始点火烧掉这几间“帐篷教室”。年幼的学生们被这一幕吓得惊慌失措,在尖叫和哭泣中跑回了家。

马蒂乌拉的父亲就是这间被焚毁的学校的主要倡导者之一,他希望有一天能建造一栋教学楼来为孩子们提供更好的教学环境。

这所学校之所以成为攻击目标,是因为它建立在一个重要的理念之上——男孩女孩都可以受教育。在阿富汗,尤其是被塔利班控制的地区,女孩经常被剥夺受教育的权利,以至于该国15岁以上的女性中只有17%受过教育。

在1996年至2001年,塔利班控制阿富汗期间,这种不平等更加显著。据联合国称,在塔利班政权被推翻后,像马蒂乌拉的父亲这样的先驱者抓住了和平带来的机会,以推动进步的理念,让教育公平的概念深入人心。

联合国报告,在2001年至2011年之间,在校儿童的数量从90万跃升至830万,主要原因是塔利班的控制被削弱了,国际援助资金涌入阿富汗。更重要的是,2011年,女孩占到了阿富汗全国学生总数的39%,而在塔利班统治时期,这一比例基本为0%。

在2002年,教育环境还尚未安全,推动女童教育常常遭到暴力反对。在马蒂乌拉的学校被武装分子烧毁后,他的父亲承诺继续为学生而战。

“父亲打电话给所有的部落首领和长老,告诉他们,学校是他们孩子的未来,应该像保护他们自己的家一样保护它,他承诺,他准备牺牲一切来确保孩子们能够受教育,能够上学。”马蒂乌拉回忆道。

不久之后,他们的家被烧毁,财产被洗劫一空,他们被迫逃往南方的布尔达克市。现在,十多年过去了,马蒂乌拉继承了父亲的遗志,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大规模推动教育公平的运动,在受冲突影响的地区建立学校和图书馆。

blob.png

马蒂乌拉在阿富汗农村给女孩们授课

2009年,年仅十几岁的马蒂乌拉创立了笔径(Pen Path),这是一个由志愿者运营的组织,致力于实现教育公平的使命。截止到今年三月,笔径的1500名志愿者在阿富汗重新开放了89所学校,把40000多名原本被剥夺了受教育权利的孩子送入学堂,建立了28座图书馆,并扩大了边缘社区和残疾学生的入学机会。这些数据还在持续增长中。

但暴力威胁依然存在。据美联社报道,2014年和2015年,在11个最不稳定的地区,有超过1200所学校因为暴力或来自塔利班的威胁而被关闭。

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的数据显示,阿富汗全国只有41%的学校有教学楼,许多孩子因为离学校太远而无法上学。粗略估计,在阿富汗全境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学龄儿童无法上学,这使他们面临童婚、强迫劳动、激进化等问题。

在邻国巴基斯坦,有2500多万儿童无法上学,其中部分原因就是塔利班的胁迫。关于这个恐怖组织的恶行最著名的例子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马拉拉·尤萨法扎伊(Malala Yousafzai),曾多次在国际平台上倡导教育公平的她在巴基斯坦的一辆校车上被塔利班特工开枪击中头部,所幸大难不死。

和马拉拉一样,马蒂乌拉不惧怕塔利班,失去学校的痛苦令这个阿富汗青年决心为尽可能多的孩子提供教育,用教育公平来反击这些恐怖分子。

在阿富汗普及教育是一项艰难的基层工作。在马蒂乌拉工作的偏远地区,几乎没有可能从政府方获得资源和支持来建造一座图书馆大楼。通常情况下,拥有几百或几千本书的小型家庭图书馆只向有限的读者开放,以防止塔利班发现。

blob.png

志愿者们还有一些活动是把背包分发给村子里的女孩。据马蒂乌拉称,迄今为止,笔径已经向学生分发了大约100万个背包和运动装备。

除此之外,马蒂乌拉还游说那些可以捐书的富人或者政府官员进行赞助。最近,马蒂乌拉约见了总统的文化顾问阿萨杜拉·加赞法(Asadullah Ghazanfar),后者向笔径捐赠了数千本图书。

这些成就,无论是微小还是巨大,对于那些努力帮助孩子上学的人来说,都是无价的。

而文化态度的改变比物质基础的丰富要重要得多,也艰难得多。

在图书馆借阅书籍处,女孩的名字是一种禁忌,这显示出性别差异仍然主导着人们的日常生活,也显示出女孩们是多么地缺乏独立性。

马蒂乌拉正在努力使女童教育公开化。在那些开办学校风险太大的地区,笔径的志愿者们在秘密地建立地下学校。这些学校为那些负担不起教育费用或因安全风险而无法上学的学生提供支持。

blob.png

骑摩托的志愿者

在马蒂乌拉的社交媒体账户上,有无数这样的图片:许多强悍的男子骑着摩托车,手里举着支持女孩接受教育的标语。这些摩托车被塔利班的恐怖分子们用来发布袭击,然而,笔径的志愿者们则用这些摩托车来普及教育公平。

这也许是笔径最重要的成就——改变文化态度。

志愿者们前往偏远的村庄,为女童教育奔走。马蒂乌拉说,许多男性挨家挨户地解释让女孩接受教育的好处,让原本的顽固看法被瓦解,现在很多人都开始同意这个进步的观念。

blob.png

在上学的阿富汗女孩们

谈到未来,马蒂乌拉希望扩大对学生的轮椅援助,促进男女学生的体育教育和技术教育,启动高等教育立法提案程序,为教师和志愿者开设培训中心,并在世界其他地方建立分支机构。他还希望获得更多的政府支持,并参与政府会议,让“教育公平”的理念得到更多的重视。

不过,他最终还是把精力集中在了笔径更基础的工作上——开放图书馆,帮助女孩们学习。

blob.png

马蒂乌拉说:“我们的使命和行动是改变阿富汗的历史,使它成为一个以教育和优秀学生而闻名的独特国家。我希望每个孩子都有接受教育的权利。”

现在,他和志愿者们仍在为阿富汗成千上万名孩子提供教育机会。

本文为 数央公益(http://www.gongyidaily.com)转载作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数央公益观点。
热门视频 猜你喜欢 收藏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