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大爱清尘最新报告:近四成尘肺病农民为建档立卡贫困户

来源:凤凰网公益 2020-05-18 15:36:37
近年来,尘肺病农民问题日益得到国家层面关注,从《关于加强农民工尘肺病防治工作的意见》,到《尘肺病防治攻坚行动》提出尘肺病防治攻坚与脱贫攻坚任务同步完成的目标,都反映了尘肺病农民问题解决的迫切性,必要性。

5月16日,值全国两会即将召开之际,自2011年开始便专项救助中国600万尘肺病农民,并致力于尘肺病预防和公共政策推动的公益机构大爱清尘与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联合九三学社中央医药卫生专门委员会、南方周末、中国政法大学公共决策研究中心举办“推动解决尘肺病农民问题”线上研讨会,部分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及地方政府代表、专家学者以及尘肺病农民代表共同对话,探讨解决尘肺病问题的治本之策。而在本次研讨会上发布的《中国尘肺病农民调查报告(2019)》(以下简称《报告》)中所展现的尘肺病农民问题的新现状也成为本次研讨会的焦点之一。

因病返贫:近四成尘肺病农民为建档立卡贫困户

2020年,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之年。确保到2020年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所必须完成的任务与使命。而此前根据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按照建档立卡的数据显示,贫困户中因病致贫比例超过40%。

尘肺病农民是典型的因病致贫,“尘肺病目前是一种没有医疗终结的职业病,一旦患病往往丧失劳动力,而尘肺病农民无法享受工伤待遇,因缺乏相关社会保障,往往陷入因病致贫、因病返贫循环,生活极其困苦。”大爱清尘创始人王克勤说。2019年,大爱清尘在全国十省的抽样调查数据显示,在 1580 个有效样本中,27.85%的尘肺病农民目前正在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范围,每户平均获得 425.16 元/月。2019 年调研的 1481 个样本中,39.64%的尘肺病农民家庭是建档立卡贫困户。这是国内首次从数据层面明确提及尘肺病农民问题与脱贫攻坚目标的关系。

近年来,尘肺病农民问题日益得到国家层面关注,从《关于加强农民工尘肺病防治工作的意见》,到《尘肺病防治攻坚行动》提出尘肺病防治攻坚与脱贫攻坚任务同步完成的目标,都反映了尘肺病农民问题解决的迫切性,必要性。

生活窘迫:64%尘肺病农民家庭上年收支差额为负

由于尘肺病农民丧失劳动能力,调查中显示有 56.44%的人只能在家休养,或做一些家务、打零工之类的“轻松活儿”。为了维持生计,很多患者的配偶(绝大多数为女性)承担起家庭重担,但在有限的收入里,医疗、生活、教育等支出给绝大部分尘肺病农民家庭带来沉重的负担。

根据调查,尘肺病农民去年一年的年平均总收入为 20639 元 、中位数为 20000 元 ,年平均总支出为 29995 元、中位数为 25000 元,其中有 64%的尘肺病农民家庭在上一年处于入不敷出状态。

根据《尘肺病治疗中国专家共识(2018年版)》,我国每例尘肺患者年均医疗费用1.905万元,其他和间接费用4.579万元,以尘肺病例诊断后平均32年生存期计算,不考虑通货膨胀因素,平均每例患者患病后将造成的经济负担为207.5万元。而这对尘肺病农民家庭来说无异于是天文数字。

与尘肺病农民窘迫的生活处境相比,工伤职工获得工伤保险待遇所涵盖的医疗保障、住院补助、生活护理费、伤残津贴、一次性赔付、劳动关系保留、停工留薪、医疗辅助器等,使他们获得相对较好的医疗生活保障。工伤职工年收支差额为7658元,而未认定工伤的农民工年收支差额为-9622元。

农民工劳动合同签署率低:90.04%尘肺病农民从未签订劳动合同,90.47%从未参加工伤保险

依法签订劳动合同,缴纳工伤保险是每一位职工生命健康的保障。按照我国《职业病防治法》第五十六条的规定,“职业病人依法享受国家规定的职业病待遇”,第五十八条规定“职业病病人除依法享有工伤保险外,依照有关民事法律,尚有获得赔偿的权利的,有权向用人单位提出赔偿要求”,即尘肺病作为一种职业病,患者依法享受“先工伤,后民事”的保障待遇。而依据当前相关法规,尘肺病人享受工伤待遇的前提是进行职业病诊断及鉴定,但诊断鉴定的前提是需要确定劳动关系,提供职业史。

而现实中,少有企业会与农民工签订劳动合同。

根据报告显示,66.01%的尘肺病农民是通过私人劳务关系务工,90.04%从未签订劳动合同。同时,50.23%尘肺病农民曾在 5 个或 5 个以上涉尘单位务工;69.37%主要务工的单位类型为私人小作坊或民营小企业。尘肺病农民从首次从事涉尘工作到发病平均达 21.03 年。农民工的高流动性与尘肺病的晚发性也决定了这一群体难以以现行职业病诊断鉴定要求认定为职业病,无法认定工伤这一现状。这也是造成大量尘肺病农民因无工伤保障而贫病交加的直接原因。

企业尘肺病预防不容乐观:农民工所在企业经常发放个人防护用品的仅5.66%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职业卫生所职业性呼吸系统疾病室原室主任、原副所长李德鸿曾明确指出:“尘肺病是完全可以预防和控制的,无论何时何地,在尘肺病防治问题上,都必须把预防放在首位……必须贯彻预防为主的方针,这是解决我国尘肺病高发的根本之策。”

尘肺病目前是一种没有医疗终结的职业病,解决关键在于从源头入手,政府要加强粉尘治理和监管,用人单位做好防尘降尘措施,强化岗前培训和预防宣传,工人提升自我防护意识。

《调查报告》显示,此前尘肺病农民和用人单位的职业防护意识十分薄弱。74.62%的尘肺病农民表示用人单位从来没有过粉尘作业安全规定,83.14%的尘肺病农民称用人单位从来没宣传过粉尘危害,用人单位经常发放个人防护用品(口罩)的仅有 5.66%,81.28%的尘肺病农民在从事涉尘工作时从未接受过岗前岗中离岗体检。因此,尘肺病在其用人单位中大量发生,75.5%尘肺病农民表示工友中大部分或绝大部分也患上了尘肺病。

个人防护用品是阻挡粉尘进入呼吸道的最后一道防线,而尘肺患者在务工过程中接受过单位所提供口罩的不足四成,而能按照相关规定经常发放的极少,仅有 5.66%。

持续关注尘肺病问题:十年的责任与坚守

“这已经是大爱清尘自 2014 年以来发布的第6份尘肺病农民调查报告了,这一份份调查报告,直面尘肺病农民的生存困境和防治困境。”长期关注尘肺病农民问题解决的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卢晖临在《报告》序言中介绍到。

而为了全面、直观、科学的获取样本数据,从2019年5月开始,大爱清尘在河南、辽宁、福建、广西、湖南、陕西、山西、青海、重庆、甘肃10省(市、自治区)启动了尘肺病农民调查,共回收尘肺患者调查与农民工尘肺病预防问卷2000余份,与医疗机构、卫生行政部门、基层政府、涉尘企业和职业卫生技术服务机构进行近百次访谈,进而完成了《报告》。

调查内容不仅包括尘肺病患者生存现状及需求,也对目前国内职业卫生服务体系中的各个环节进行梳理与调研。通过对当前中国尘肺病预防、保障问题的深入研究,《报告》对农民工尘肺病防治问题有了更进一步的思考和建议,如《报告》中提出的修订《尘肺病防治条例》、建立尘肺病防治专项基金、通过精准扶贫多项措施帮助尘肺病农民等等问题,仍需各方进一步的推动与落实。

2019年度报告下载地址:

《中国尘肺病农民调查报告(2019)》

https://www.daqc.org.cn/public/uploads/files/20200225/42_2020022516243550bfc.pdf

《尘肺病国际治理经验汇编(2019)——康复特辑》

https://www.daqc.org.cn/public/uploads/files/20200224/42_2020022422012318a2e.pdf


本文为 数央公益(https://www.gongyidaily.com)转载作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数央公益观点。
热门视频 猜你喜欢 收藏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