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例“强制亲职教育”案判决,别让“母亲”成为强制身份

摘要:如果给你一个机会,你会选择弃养自己的孩子吗? 近日,国内强制亲职教育第一案结案。法院判决刘美莲(母)因遗弃儿童罪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缓刑的附加条件是她要与儿子一起生活,并接受司法所、妇联的“家庭教育指导”。

如果给你一个机会,你会选择弃养自己的孩子吗?

近日,国内强制亲职教育第一案结案。法院判决刘美莲(母)因遗弃儿童罪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缓刑的附加条件是她要与儿子一起生活,并接受司法所、妇联的“家庭教育指导”。

强制亲职教育的另一个名字,是“家庭教育指导”。

关于如何#父母怎样才算尽责#再次引起大家讨论。blob.png

网友评论

据媒体报道,被法院判刑的刘美莲并不是首度遗弃自己的儿子。在刘世豪未成年的时间里,刘美莲曾两度将他遗弃。

01

2005年,刘美莲到上海打工,结识了长自己十多岁的梁松。两人各有家庭,却发生了一夜情。隔年10月,儿子刘世豪出生,刘美莲与丈夫离婚,到上海投奔自己的妹妹。

blob.png

2012年,刘美莲领着6岁的儿子刘世豪来到法院,要求把孩子的抚养权判给梁松。由于当时梁松已60岁,在上海无房且家中矛盾频发。最终,抚养权判给了刘美莲,梁松每月需支付1200元的抚养费。

判决后3个月,刘美莲把儿子带到长宁法院的立案大厅,往他手里塞了1000元后就此消失。

blob.png

刘世豪虽被遗弃,但父母健在,不符合政府接管标准。无奈之下,长宁法院的法官通过民政部门辗转联系了一家民办福利院,把孩子送了过去。

大约一个月后,法院终于通过刘美莲的妹妹找到了刘美莲,让她把孩子领回家。

blob.png

2013年9月,刘美莲、刘世豪与长宁区法院的法官们。受访者供图

在照顾孩子的几个月中,刘美莲说她只能打零工,收入很少。两人仅靠梁松1200的抚养费及妹妹的接济生活,十分拮据。

2015年2月15日,时近春节,刘美莲又一次把刘世豪扔在法院门外。此时,儿子刘世豪已经9岁了。而这次,刘美莲一走就是3年。

2018年11月15日,上海市长宁检察院向长宁法院提起公诉,鉴于刘美莲两次遗弃刘世豪,情节恶劣,而且始终下不了继续抚养孩子的决心,建议判处二到三年有期徒刑,不适用缓刑。

然而案件开庭时,刘美莲变了。经过心理咨询师的疏导,她认罪悔罪,当庭表示希望重新抚养刘世豪。刘世豪也想回来和妈妈一起生活,刘美莲的妹妹承诺为母子二人提供住处。

2018年9月,长宁区法院法官徐叶芳送刘世豪上学。受访者供图

2019年2月15日,距离刘美莲第二次遗弃儿子整整四年后,法院终于宣判了:刘美莲犯遗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缓刑的附加条件是她要与儿子一起生活,并接受司法所、妇联的“家庭教育指导”。

经过几年辗转,刘世豪终于回到母亲身边。不可忽视的是,童年的经历让他性格方面也出现不小问题,沉迷游戏,不爱与人交流,这些问题需要心理医生的接入,更需要等刘美莲用爱和陪伴治愈。

02

日本2004年上映的电影《无人知晓》也曾记录过遗弃儿童的真实案件。

1988年,在日本东京丰岛区,由于房东报警,警察在脏乱的房间里发现了被母亲遗弃的三个孩子。

blob.png

在审讯过程中得知三人还有一个两岁的妹妹。一个月前,被长子及他的不良少年朋友虐打致死,埋在了另一座城市的公园内。

而她们的母亲,在1988年租下这套新房子,就狠心地撇下这些“包袱”过自己的逍遥日子去了...

最终,法院认为未成年的长子是因为母亲疏于管教,所以没有把他判进少管所,而是让他到教护园接受教育。

母亲则因遗弃罪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缓刑四年,这是因为她向法官保证会在出狱后结婚,然后把剩下的两名女孩接回家好好抚养,才得以轻判...

如果说刘世豪的母亲还有弥补的机会,日本的这位母亲似乎连弥补长子的机会也没有了。

03

每件真实发生的事都提醒我们,未成年人的成长,需要家庭、政府、社会共同关注、协力营造一个健康的环境。

blob.png

根据我国《刑法》第261条的相关规定,对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负有扶养义务而拒绝扶养,情节恶劣的行为,可判定为弃养罪。

但具体到遗弃儿童是否构成犯罪,大多根据实际情况而定。由于案件复杂性,法院办理涉罪未成年人案件时,会与他们的父母谈话,试图找出孩子个人与家庭的症结。

一位检察官回忆她过去几年接过的案例,大多靠说理或“以情”打动当事人。

她记起一例强奸案中,女孩险些被人侵犯,家人却埋怨她自作自受。检察官对着女孩的母亲、姐姐、哥哥做了大半年工作,终于改变了他们的态度。

直到2013年,海淀法院为涉罪未成年人的监护人开设了“亲职教育课堂”。对于失职监护人,司法机关有权力强制要求他们接受监护、教养子女方面的教育,才让状况得到改善。

很多人都忽略了,在未成年人的教育中,生理的成长和精神的陪伴同样重要。

04

在法律和家庭的双重保障下,一些贫困地区的孩子依旧无法享受父母的关怀。对于他们来说,关怀和陪伴看起来遥不可及。入围凤凰网行动者联盟2019公益盛典“年度公益项目”的“逆风飞翔·事实孤儿同行计划”,关注到了这个特殊的群体——事实孤儿。

事实孤儿是指父母一方死亡,另一方因离家出走、失踪、再婚或精神疾病等,无法履行或放弃履行抚养义务的儿童。

团队的伙伴以助学行动为契机,搭建机构与事实孤儿家庭之间的桥梁;招募志愿者为事实孤儿开展常态化的成长陪伴;为有需要的事实孤儿家庭开展环境支持。

通过陪伴行动,促进他们独立生存、安全自护、社会交往能力的提升,并通过情感陪伴与家庭环境支持,促进其心理健康发展与正确价值观的形成。

目前项目累计筹集近700万元爱心款,已联合湖南省内16家伙伴覆盖22个县市区,凝聚近20000名爱心人士和志愿者,建立事实孤儿信息档案库,帮扶1500名事实孤儿。

生而不养,我们无法指责是谁的过错。

希望每个孩子在童年时期,

可以有机会拥有开心的回忆。

不论以什么方式长大。

广告
了不起的30年 看看这篇中国公益简史
广告
春秋航空:感恩社会 让爱飞翔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公益界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